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母亲当仁不让
母亲当仁不让

母亲当仁不让

母亲当仁不让的解下身上那不多的泳衣,有些挑衅的将自己完美得无可挑剔
-的身体展现在众人面前!看她这样,姨妈也不甘示弱的除掉自己的衣物,将自己 -
的身体也展示了出来,还有意无意的在母亲身边乱晃,大有跟母亲比试的意思。 -
  “妈妈,你下面的毛怎么跟姨妈的不是一个颜色?而且,好像你们那里的毛
-色总是在变似的?”我突然发现了异常,母亲的下体阴毛颜色又变成乌黑发亮,
-而姨妈则是淡淡的金黄色,跟她们的头发完全不是一样了。母亲和姨妈对视了一 -
眼,有些戏谑的说:“宝贝儿,我们可以染的,对吗?”姨妈补充了一下道: -
“染头发会伤发质,而染这里伤害要小的多,而且还可以增加你的新鲜感,所以 -
我们才这样。” -
  看我有些难为情,也是,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没想到。外婆也出面来帮我解
-围,她脱掉上身泳衣,只穿了一件镂空蕾丝编织的三点式,站在母亲和姨妈中间,
-对我说,“小满,我们不如做个游戏,怎么样?”没等我们说话,她就说道:
-“就是我们以这片海滩为范围,你来追我们,追到谁就地来做一次,然后你再追, -
直到我们都不成了,看看你能喂饱我们之中的几个,好吗?”我想也没想就点头
-说好,母亲和姨妈也都点头赞成,但当我看向海琴姐妹的时候,却发现她们已经 -
有些傻了! -
  “小满,你,你……你跟你母亲……她们……你们……”我对她报以一笑,
-说道:“怎么了?她们本来就是我最亲的女人,现在只是亲上加亲,你们不也是
-一样吗?”说着,我抱过她,亲了亲她那如樱桃般殷红的嘴唇,她明显的一个哆 -
嗦,但却激动得流下了泪水。显然,我的论点打动了她! -
  “阿姨,我们一起做游戏吧!”趁热打铁,我调笑着海曼,这个情窦初开的 -
比我大着几岁,却如同比我还小的女人。她不好意思的脸上一红,撒娇的锤了我 -
一拳。我又走到海琴身边,她坐在地上没有起来,我也跪坐在她面前,“你呢?
-妈妈?”她是我的继母,我叫她妈妈也是应当,但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,却用这 -
个称呼,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脑袋朝一边别过去,“别乱叫,怪丢人的!” -
“这有什么?男女之间所做的这些不正是传宗接代的最基本的事情吗?”我尽量
-用一些正统的词语来劝说她:“我们已经做了,一次是做,一百次也是做,更何 -
况我们又没有血缘,我娶你都可以的!” -
  但海琴还是不为所动的看着一边,不理我的劝说。眼看着自己是没有办法了, -
也只好先跟母亲她们去玩玩,好歹现在的情况,她应当不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
-了。 -
  “我那里疼死了,你们先去玩吧,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!”本来我已经准备 -
带着母亲她们和海曼先去乐一下,但就在转身的时候,听到了海琴这么没头没脑
-的一句,不由得喜出望外!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我一下子扑回到海琴身边,问 -
她:“你说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,是什么机会?”她转过脸来,抬起头白了我一
-眼,说道:“你说什么机会?讨厌,明知故问!”说完索性背过已经是如熟透了
-的苹果般,红彤彤的俏脸,趴在了沙滩上,死活不肯抬头了!但我却得寸进尺的 -
到她身边,继续追问着:“怎么?我明知故问?说吗,好妈妈,快告诉儿子!”
-可任我费尽口舌,海琴就是一言不发的趴着,不肯抬头。但从她抖动的身体可以 -
看出,她也是心情十分激动的。 -
  这时候,母亲她们呼唤我的声音传来,原来她们已经到海水中了。我从背后
-亲了亲海琴的脖子,然后不理她激动的一哆嗦,向下一直亲到她富有弹性的雪臀,
-拍了她那两块肥肉一下,说:“那我晚上再补给你!”便飞奔向母亲她们了。
-  我如同一只恶狼般扑向母亲她们,她们娇呼着四散奔逃,但除了海曼,她们 -
都明白,如果被我先奸淫一次,那么会有机会多和我做一次,因为我的精力是十 -
分过盛的!所以,除了海曼,母亲,和外婆还有姨妈,她们都只是尖叫着,在我 -
周围奔跑,而没有远离的意思。看到这样的情形,我觉得有些没意思,毕竟如果
-都故意认输,那游戏还怎么做呢?
-  “妈妈,不如我们换一个玩法吧!”我想到了一个主意,就对母亲说道:
-“不如你们比试一下谁的耐力最好,最能被我干吧?”母亲她们围拢了过来,
-“这怎么比?”外婆她们有些诧异。“很简单,你们都用一个姿势,然后我一个 -
个的轮着干,看你们每个人能经受我多少下,经受多久就可以了!” -
  “这主意不错,我赞成!”姨妈一直对自己床上技巧以及功力有信心,所以 -
第一个赞成。母亲和外婆也没什么意见,只有海曼俏生生的问我:“那么,如果 -
……如果耐力最差,最,最不能……被你……怎么办?”她对自己可以说是最没 -
信心的,我安慰她说:“不要紧,如果谁最不能被我干,那么,其他姐妹就要帮
-助她,让她早点成熟起来,你们也不想我再去找更多的女人泻火吧?”说完,我
-朝她们挤了挤眼睛。 -
  母亲笑骂着说道:“哈,小坏蛋,你可真够花心的,看来今天我们要教训教
-训你,让你再也不能逞强才成呀!”说完,外婆她们都跟着笑了起来。我却是满 -
不在乎的说:“怎么?不服气?那就先从妈妈来吧!”说完,我便淫笑着走向母 -
亲,而母亲也自觉地转身趴在地上,将雪白丰肥的大屁股高高崛起,挑衅的朝我
-一送。母亲最喜欢的姿势就是这个了,而我也是喜欢,除掉自己的丁字裤,将已 -
经是丈二长枪的大肉棒搓了搓,将热度提高到了最大。 -
  跪在母亲背后,我下意识的用手将母亲那两半巨臀掰开,看着那浅褐色的菊
-花蕊一下下的有规律的收缩。而菊花蕊向下延伸,高耸如馒头的肉丘上一道让我 -
魂牵梦绕的肉缝摆在那里,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所经过的大门,也是给予我无
-限欢乐的桃源洞府!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,我提起一口气,将肉棒对准母亲的 -
肉缝,缓缓却坚定的将肉棒送入了进去,虽然已经和母亲做爱了无数次,但每次
-当我回到自己的老家时我都会激动不已!于是,对母亲的征讨开始了!我催动胯 -
下那母亲所送给我的具有俄罗斯血统的中国重炮,猛烈的轰击着母亲身体深处的
-克里姆林宫,我一定要攻下她,一定要把她轰碎,以报答她对我所做的一切!
-  母亲的实力自然不能小看,她将大屁股舞动到了极致,跟我展开了最惨烈的
-对攻!她毫无顾忌的大叫浪叫,似乎根本没有想到会不会有外人听见。不过,要
-我说她实际上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,她已经是完全靠身体的本能反应来动作了!
-  眼看着,母亲那坚实的防御体系,在我猛烈的炮火下轰然崩溃,毕竟骨肉至 -
亲,外婆和姨妈竟然一起以同样的姿势来迎战我,当然,也还是母亲刚才的姿势,
-一个比一个大,一个比一个圆的两个大屁股又摆在我的面前。放过了对母亲的追
-击,我调转炮口,对外婆和姨妈一起展开了进攻! -
  似乎是被眼前的阵势感染,看上去老老实实的海曼竟然也主动加入进战团,
-我同时以一敌三,却完全占据着主动。这一仗将晴朗的蓝天杀得阴风惨惨,日月
-星辰都已经失去了光辉!我的大肉棒开足了马力,为的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尊严和 -
实力!母亲她们也是竭尽全力的迎接我,目的就是要让我彻底满足,将我的心和
-我的身体都牢牢的拴在她们身上!其实,这又何必呢?本来我最爱的就是她们,
-她们又担心什么呢?
-  从午餐后我们一直搏杀到了下午,当我将自己全部的精液,毫无保留的,不 -
甘心的射入到母亲子宫里时,我们已经混战了三个多小时。外婆她们都至少被我 -
肏得失神晕倒两次,而母亲在最后被我火热的精液一烫后,更是第三次晕倒。由
-于我纯阳体质的原因,除了我自己精力过盛外,母亲她们和我做爱时也极为容易
-高潮,而且这种情况还有加重的趋势,看来,她们在床上只有永远臣服于我了! -
射精后,我也感到了一丝疲劳,躺在沙滩上,斜眼偷看不远处的海琴,她也已经 -
抬起头,看来也被刚才的大战所震撼了,“晚上要好好的补偿她一下!”我想, -
她的心应当跟我真的靠近了!
-  将母亲扛在肩头,一手挟着外婆,一手挟着姨妈,我的体力恢复很快,恢复 -
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们先送回到帐篷边,放到铺好的草席上。然后,我又回去,
-将海曼抱在怀里,不是故意将她多放在海滩上一会儿,而是她的身体不如母亲她 -
们结实,所以,我怕如果将她扛回或是挟着回来,她的身体受不了,会受伤!抱
-回了海曼,却发现海琴也已经睡着了,只是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,应当是刚才
-看到我们大战的情景,心情激动所致。 -
  虽然树荫下很凉快,但我也只是给母亲她们分别盖上了一条毛巾被,因为温
-暖的夏威夷实在不需要太注意保暖!
-  看着这几个女人的睡姿,虽然是各有各的美,但我还是更加喜欢母亲,不过
-我知道这倒不是说母亲比她们美多少,而更多是母亲和我的血缘是最近的缘故吧! -
不然姨妈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,我在和姨妈做爱时心里的刺激却总是不如和母 -
亲做时强呢?靠着椰树,我一边欣赏着蓝天白云,海浪沙滩,这天然的美景。同 -
时还欣赏着世上的男人们梦寐以求的,上帝的杰作,我的这些女人!这些女人可
-是我的继母,小姨,乃至外婆姨妈,甚至包括了赐予我生命的母亲!我真的是很
-幸福了!
-  不知过了多久,我突然一个激灵,原来,我竟睡着了!
-  太阳已经偏西,而母亲她们都还没有醒来的迹象。忽然,我发现海琴的腿动
-了动,而她那长长的眼睫毛也不住跳动,我知道她已经醒了,是在装睡!悄悄到 -
了她身边,看着她的样子,我却差点笑出来!她的比基尼泳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 -
脱掉,被扔到了一旁。而她的一支纤纤素手也伸到了她的蜜穴那里,竟然在自慰!
-  “你想了吗?”我突然问她,“我来给你尝尝真家伙吧!”虽然我的声音很 -
小,可海琴还是被吓了一跳,她本来就已经红彤彤的俏脸,更加红得如同要滴出
-鲜血来似的! -
  “不……我……我不想……”她有些语无伦次,拒绝的托词都想不出来,我
-也更加确定她的状态,她已经是欲火上涌了,因为她蜜穴已经开始颤抖着流出晶
-莹的阴液来!我不理她的拒绝,因为她也只是嘴上说不,身体却是没有丝毫抗拒 -
的意思,反倒是下意识的将双腿稍稍分开了一些!我跪在她双腿间,看着那还有 -
些红肿的肉穴,神情的亲了下去!她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,“不……别这样……
-小满,那里,……那里脏的……嗯……好呀……”海琴如同一条美丽的大蛇,左 -
右辗转,摆动着她的身体。她双腿已经不自觉的缠在了我脖子后面,用力将我的 -
头拉向她的蜜穴,盼望我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一些!
-  海琴的阴阜还有些肿胀,所以也更加敏感,在我几番轻巧的挑弄下,她很快 -
就高潮了! -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太好……了……呀小满……亲丈夫……”一声长叫,
-她身体一下子绷紧成了弓形,蜜穴死命的上挺,一个劲的往我嘴里送,一股冰凉
-的阴精泻出,喷了我一脸!我们保持了好几分钟,一动也没有动。当她身体软了 -
下来时,便只剩下躺在地上大口喘气了,看着她失神的双眼,我真有些担心她会 -
晕过去!但我也有自己的苦衷,我的肉棒子还坚挺着,跃跃欲试的准备大显身手
-呢!可看她这么疲惫,我可不相信她会有母亲她们那样好的体力,能够很快恢复,
-毕竟她被我初次开垦还没有过去多久呢! -
  “宝贝儿,看来你需要我帮忙吧?”母亲的声音突然响起,转头一看,她已
-经饱含爱意,春情无限的在我身后看着我了。
-  “当然,妈妈,我太需要你了!”我一下子扑到母亲身上,将正在发怒的肉 -
棒一下子捣入了母亲的成熟阴道,直插入子宫之中!温暖柔嫩的穴肉从四面八方 -
包围上来,将我张牙舞爪的肉棒包裹得好不舒服,我已经精虫上脑,在如此刺激 -
的感觉下当即开足马力,丝毫没有取巧的对母亲的蜜穴展开了猛攻!母亲也是经
-验丰富,立即摆好架势全力防守,一场惨烈的攻坚战开始了!我的肉棒时而如重
-炮般一下下猛轰,大有一下子将母亲的子宫肏穿的架势。但母亲稍稍适应,还没
-有来得及采取正确的对策时,我又开始将攻击火力改弦易辙,开始喀秋莎般的快
-速轰杀,立时又将母亲肏得大呼小叫,唯有不住的扭动大屁股,勉强化解一部分
-我的冲力,才堪堪抵御得了!
-  我如同出山猛虎,大肉棒飞速的在母亲阴道里反复抽插,没有什么三浅一深, -
九浅一深的把戏,只有实实在在的猛冲猛打的真正实力,在床上我向来是靠实力
-取得尊严的!当然,沙滩上也是一样,我都是有绝对的实力来征服母亲,让她那
-曾经作为我住所,孕育了我十个月的子宫再次容纳下我的精子,随时准备迎接我 -
的孩子的到来!母亲的高潮一浪接着一浪,她在强烈而密集的高潮刺激下完全是
-一副挨打样,再也无力招架我的攻势,在被我肏得高潮了四五次后,终于轰然崩
-溃,一股股浓烈的阴精如潮水般涌出,我的欲火也达到了顶点,腰眼一酸我怒吼
-着将自己的精液射入母亲也已经十分炙热的子宫! -
  肥沃的适合孕育生命的土壤,本来是没有我耕耘的可能的,但母亲却慷慨的 -
让我在她这片沃土上随意的耕作,我被母亲的恩情深深感动,只有努力的将所有
-的种子撒向这里。为了证明我对她的爱意,我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入,数量之大 -
连她这肥沃的土地都不能全部容纳保留,不得不吐出一些来!但我不在乎这些,
-因为这就是我对母亲表达爱的方式!
-  晴朗的夜空中明月高挂,而我和母亲以及我的这些女人的爱欲之火却越烧越
-旺,旺到足矣燃烧整个夏威夷了!